Trending

坑人新利器——电竞学校

随着电竞行业的越发炙热,除了行业从业者的涌现,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选择电竞作为职业。与电竞大国韩国不同,早在2014年, 韩国中央大学就曾宣布承认职业选手为正规的员,并接受他们的入学申请。而我们的2014年社会上刚刚出现了较为正式的电竞培训学校,在今年,教育部才正式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新增为高等职业学校招生专业。

对于开办电竞学校有这样一个现实需要正视:当下的市场对于职业选手需求极为有限,所以,这就抛给了电竞学校一个难题,到底培养职业选手还是培养从业者?

目前电竞行业对于职业选手的需求精而少,毕竟天赋异禀的天才选手是少数人。俱乐部、战队在挑选人才时,即便挑选了大批有基础的选手,但是真正作为首发队员征至战场的选手也是很有限的。而且,目前市场上现存的游戏项目也不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游戏项目几乎就是英雄联盟、DOTA2、 CSGO、或者今年火热起来的守望先锋。很多人都在说电竞作为新兴行业火,这确实,但是电竞行业市场对人才的需求量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因此,根据市场需求来看,如果创办电竞学校向职业赛场输送选手的数量有限度,那么培养行业从业者可以成为正题。高校开设电竞专业,如果行业从业者多了起来,更多专业人士投身于电竞行业,那么这个意义是更加深远的。

社会上的电竞培训班,各式各样的职业选手培训基地,越来越多电竞学校的创办,吸引着大批的玩家、学生、喜爱电竞的人们前来入学。在一些学校的招生简章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专业的招收门槛很低,除了年龄不能超过30岁之外,几乎没有别的条件要求,不论是否有天赋、是否了解电竞行业,只要符合中专报名条件校方就不能拒收,直到名额报满为止,面对如此低的招生门槛,大家更要慎重去考虑,切记勿要盲目跟风求学。在做决定之前要明确:如果你要向着职业选手去发展那么自己的天赋和能力在怎样的一个水平?如果成为行业从业者,你又会选择哪一类相关工作作为日后步入社会的正式饭碗?关于这一问题,内蒙古电子竞技协会会长李爱龙也表示,一旦无法在电竞圈找到对口的工作,文凭与经济补偿都没有的电竞选手,进入社会几乎等于一张皱了的白纸,“一切都要从头来”。

电竞职业选手、从业人员的培养,电竞基础教育的推广都是电竞学校要做的事情。而电竞学校存在的合理性,一方面在于向俱乐部输送职业选手,向行业输送业界专业人才。如果经营妥当,这相当于在普通群众与职业电竞之间搭建起了桥梁。另一方面,本就起步晚的电竞行业,电子竞技在我国的社会接纳度也并不广泛,很多人并不能脱离传统观念对于打游戏荒废学业的界定。CS前职业选手王熹曾说“高校可以设立电竞专业,相当于对这个行业有了认可。”电竞学校的存在,除迎合了当下市场对于电竞行业人才的迫切渴求之外,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着人们对于电竞的认识态度上价值观念的转变。

其实,电竞学校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电竞学校的存在形式不仅仅是简单的学校形式,除了一些大学开始纷纷设立电竞专业,社会上的电竞培训机构,各地的电竞培训班、行业和个人的讲座都是电竞教育的推进形式。所以说,电竞学校的概念目前尚未有一个业界公认的统一定义。不管电竞学校以怎样的方式展开,其存在终究还是合理的,初衷和意义也是好的,一方面对我国电竞行业的基础教育建设一定会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另一方面对于提升电竞在社会的影响力也具有长远意义。

想要让电子竞技被社会广泛的接纳,通过教育教学来普及电竞职业价值观是最有力度也是最有效的举措。电竞学校虽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是就目前看来,电竞学校想要发展却面临着一重又一重的问题。

在国内较先开设电子竞技专业的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在招生的时候打电话咨询的人近千,明确报名意向的也达三四百人之多,未到报名截止日期的时候,这个只打算招40人的专业就早已满员。而类似于电竞专业报名火热的情况在全国各地均有发生,13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决定组建电子竞技国家队后,14年在上海便有了国内首家LOL电竞学校,开办仅三天官方便收到了数千份报名申请。由此可见,人们对于电竞的热情日益高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纷纷走向电竞之路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

电竞学校的求学热情固然可贵, 然而目前电竞学校的师资力量匮乏,教师的培养本就是个难题,对于招纳上来的学生们的专业培养难度只会更上一层楼。人力成本问题也是我国每个电竞学校从建立之初就不得不面对的头疼问题。如此庞大的生源还会存在一种忧虑,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已经建立好了明确长远的人才培养机制?而现实给我们的反馈是,整个专业都没有现成的教材,最基本的教材编写、教学方案的设定也是难题,教育规划更像是孤灯一样在摸黑前行。

对于电竞行业的学科研究我们也处在几乎为零的阶段,上文提到专业教材的编排已是难题,虽然目前一些教育界工作者已经与一线俱乐部教练、从业人员、国内外专家一起进行教材的编写和整理,教材的编写已有了方向,但仍需要涉及到具体的调整和修改,局势并不乐观。

虽然教育部增设了电竞专业,但是目前在管理学角度进行设置也仅仅强调了游戏属性,与其他体育运动项目一样进行规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主任丁东曾表示:“国内从事这个行业理论研究的人才非常匮乏,从业者对项目规律性认识也不够,如果没有理论与学科的支撑,光靠我们管理者为电竞‘正名’,依然难以扭转社会对电竞的固有印象。”

关于行业从业者,作为少数人群,愿意投身与电竞教育事业的明星和选手们虽然走在这一事业前线,然而单凭他们的力量去改变理论人才的匮乏、行业人才难以集聚的现行难题是远远不够的。对于行业从业者的培养,专业水准是否能达标,这是需要我们重点思考的另一话题了。而即便一些退役选手投身学校任教转型之后,他们的薪酬和以前身为职业选手的时候也是无法相比的。

所以,目前在困难和阻碍重重的情况下依然有越来越多的电竞学校在创办,意义和初衷固然好,但是如若上述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那么电竞学校即便建立也不会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一批又一批的人招进来,如果没有长远的规划,没有明确的人才培养机制,万一哪一环想的不周全,那么电竞学校的存在也只是钱打水漂听不见响。对于一些新办的电竞学校或者培训班,则更要明确自己的目的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莫要只以盈利为目的,忽略了电竞办学的初衷。别让电竞学校成为新的坑人利器,准备好了再开张,电竞办学当真急不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