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ing

电竞市场:下一个“砸钱”之地

电子竞技已成为全球性的新兴产业。业内人士预计,再过两年,其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亿元)。巨大的发展前景让传统的电视直播机构开始涉足电竞赛事,来自方方面面的资金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入电竞领域。

“几年前,我们在韩国一座举办过奥运会足球比赛的体育场里举办电子竞技赛事,狂热的粉丝把体育场坐得满满当当。”乔舒亚·李斯曼(JoshLeesman)4月初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说道。

李斯曼今年29岁,出生于加拿大,是“英雄联盟冠军联赛”(LCS)北美赛区的官方解说员,该大型电子竞技赛事由美国电子游戏公司“拳头”主办。据游戏搜索网站“gamepedia”报道,李斯曼曾是电竞职业玩家,获得过不少荣誉,从事解说工作后亦颇受欢迎,在业内,人们习惯称呼他为“杰特”(Jatt)。

正如李斯曼所说,对粉丝而言,电子竞技的吸引力丝毫不比篮球、足球差,目前它已成为全球性的新兴产业。

查德·格特斯坦(ChadGutstein)是知名在线游戏视频制作商Machinima的CEO,他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说:“电子竞技是‘数码原住民’(指在各种数码产品环境中长大的世代)的第一种真实运动,这种运动的基础来自于0和1,它不是球,也不是篮框,而是代码。”

荷兰市场研究公司Newzoo对全球16个国家进行了调研,并于近日发布报告称,今年,人们对电竞游戏的认知度从去年的53.7%上升到了65.7%。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将有超过10亿人了解电子竞技的概念。

“媒体对电竞运动爆发式增长的报道,游戏发行商的加大投入,以及大量新联盟和赛事的涌现,让全球电竞市场的增长速度超出了预期。”Newzoo在报告中写道。

电竞运动甚至可能成为奥运会的正式项目。据俄罗斯网站“game2day”报道,总部位于韩国的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将于今年8月前向国际奥委会提交申请奥运项目所需的材料。根据工作流程,国际奥委会将在12月进行审议。若审议通过,电竞项目便会出现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

专注于电子游戏领域的美国市场研究公司SuperData最近发布报告称,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电子游戏玩家,以及数字媒体的快速发展,今年全球电竞运动的市场规模将达9.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9.54亿元)。

此外,SuperData分析师斯蒂芬妮·拉马斯(StephanieLlamas)在去年10月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时预测,全球电竞市场将从当年的7.4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9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3亿元)。增长将主要来自美国和欧洲市场。

《财富》杂志称,亚洲电竞市场2015年的年收入为3.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亿元),排名第一;其次是北美,为2.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6亿元),其中美国占96%;欧洲第三,为1.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25亿元);其他地区的收入为29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9亿元)。

“亚洲电竞市场依然在增长,不过已经接近饱和,”拉马斯说,“随着‘Twitch’(游戏视频网站)和‘YouTube’等主流渠道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可以预见,这项运动在西方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有市场就会有供应。电竞运动的火爆除了让“Twitch”等游戏视频网站忙得不亦乐乎外,也成功吸引了传统的电视直播机构,比如在电竞运动发达的韩国,有3家专门播放电竞节目的电视台,总部位于德国科隆的电竞联盟ESL甚至在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开通了一个全天候的电竞频道。

Newzoo预计,全球现阶段经常观看电竞赛事的观众人数约为1.48亿,如果算上偶尔观看的观众,这一数字将达到2.92亿。

如此“吸睛”的运动自然孕育出无数商机。为了帮助各个品牌利用该领域的广告机会开拓市场,Machinima公司推出了电竞广告代理服务。5月13日,投资方包括华纳兄弟和谷歌等知名大公司的Machinima宣布,旗下的Mach-1电竞广告代理公司将运用内部分析法,帮助各品牌开发电竞领域。这项业务将不局限于Machinima的“势力范围”,而会覆盖所有的电竞活动。格特斯坦向CNBC表示,电竞赛事远比传统体育赛事频繁,因此会让各个品牌有更多的曝光机会。他没有透露Mach-1的客户名单,只是说,目前有将近10家公司在使用Mach-1的服务。

今年2月,Machinima还与总部位于加州伯班克的CW电视台合作,于黄金时段在该台播放电竞节目。值得一提的是,同Machinima一样,CW电视台的投资方也包括华纳兄弟。除了CW电视台,美国还有许多电视台增加了电竞节目,其中包括与美国老牌演艺经纪公司“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公司”合作的特纳电视台,以及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

2015年,加拿大娱乐软件协会发布了关于电子游戏的报告,称玩家的平均年龄为36岁,56%是男性,但18岁及以上的女性所占比例要大于18岁以下的男性比例。SuperData的报告则显示,电竞迷的平均家庭年收入为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9.7万元)。

“我们对电子竞技核心消费者的最低设想是,其中有相当比例的人从事全职工作,有很强的购买力,”施皮格尔曼说,“而不是整天宅在家里玩游戏的‘啃老族’。”

媒介传播机构Mindshare的总经理约书亚·施皮格尔曼(JoshuaSpiegelman)表示,对各家品牌来说,电竞运动为广告投放提供了良机,因为它的观众多为“Z世代”(1996年及之后出生的人)以及“千禧一代”(1984年至1995年出生),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千禧一代”已为人父母。这些玩家不看或只是偶尔看电视,各品牌若仍向电视投放广告,很难收到效果。

施皮格尔曼补充道,虽然此前在电竞节目上做广告的多为科技与电子品牌,但如今已有汽车和快消品牌找上门来。广告费也比传统体育节目便宜。

在拉马斯看来,传统的电视直播机构试水电竞将使这项运动日渐普及。不过她也表示,很难预测电竞运动在广告和赞助收入方面是否、何时会达到传统体育项目的水平。

“电竞运动此前被丑化,人们认为游手好闲的人才做这个。因此在主流电视台播放电竞节目,会使观众及广告商改变对它的印象。”拉马斯说,“但在电视上播放将增加电竞运动的收入,因为全国性电视台转播传统体育赛事获得的广告费通常达数十亿美元。”

施皮格尔曼说,被丑化使电竞运动不太为社会主流所了解,一些品牌对是否该在这一平台投放广告犹豫不决。

“很多品牌有顾虑,因为它们很难理解这项运动,”施皮格尔曼说,“不管是篮球、足球、音乐还是时装,市场营销人员总能抓住其中的看点。可是对于电竞运动,很多品牌的通常反应是,‘等等,你说什么?数百万人坐在那里看别人玩游戏?’但有趣的地方恰恰在这里,这就好比上世纪80年代,人们围在一起看别人玩《街头霸王》系列游戏。这就是数码科技的魅力,它可以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将一种行为放大。”

即便曾被丑化,电竞运动巨大的发展前景仍吸引着来自方方面面的资金。美国《福布斯》杂志称,NBA达拉斯小牛队老板马克·库班(MarkCuban)去年投资了电竞博彩平台Unikrn;NBA球队密尔沃基雄鹿队的老板马克·拉斯里(MarcLasry),则与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老板罗伯特·卡夫(RobertKraft)一起,投资了电竞赛事CuratorSkillz。此外,曾与科比·布莱恩特(KobeBryant)一起联手拿过NBA总冠军的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ONeal)、里克·福克斯(RickFox),也投资了电竞战队。

“这些名人开始聚焦电竞领域,他们认为这个领域很酷,接着就把钱砸了进来。”圈内知名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HaiLam说。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像HaiLam这种顶级电竞职业选手可拿到七位数的年收入。

“现在养选手的成本已经翻倍,每过6个月就会大幅上涨。”洛杉矶Liquid战队的共同所有人史蒂夫·阿兰塞特(SteveArhancet)透露。有些年轻的职业选手才17岁,可为了赚钱,父母让他们将高中课程暂时放到一边。

由于选手的收入与战绩直接挂钩,同传统体育项目一样,电子竞技也出现了越来越多通过药物提高成绩的情况。“福布斯”新闻网称,有些选手被查明使用了安非他命,及其他精神兴奋类药物,为的是在游戏中长时间保持精力充沛,并提高反应速度。

“既然比赛能带来金钱和声望,这样的现象就不可避免,选手们会做任何能让他们保持好状态的事。”阿兰塞特说,“业内正在讨论出台禁药名单。”

电子竞技已成为全球性的新兴产业。业内人士预计,再过两年,其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亿元)。巨大的发展前景让传统的电视直播机构开始涉足电竞赛事,来自方方面面的资金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入电竞领域。

“几年前,我们在韩国一座举办过奥运会足球比赛的体育场里举办电子竞技赛事,狂热的粉丝把体育场坐得满满当当。”乔舒亚·李斯曼(JoshLeesman)4月初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说道。

李斯曼今年29岁,出生于加拿大,是“英雄联盟冠军联赛”(LCS)北美赛区的官方解说员,该大型电子竞技赛事由美国电子游戏公司“拳头”主办。据游戏搜索网站“gamepedia”报道,李斯曼曾是电竞职业玩家,获得过不少荣誉,从事解说工作后亦颇受欢迎,在业内,人们习惯称呼他为“杰特”(Jatt)。

正如李斯曼所说,对粉丝而言,电子竞技的吸引力丝毫不比篮球、足球差,目前它已成为全球性的新兴产业。

查德·格特斯坦(ChadGutstein)是知名在线游戏视频制作商Machinima的CEO,他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说:“电子竞技是‘数码原住民’(指在各种数码产品环境中长大的世代)的第一种真实运动,这种运动的基础来自于0和1,它不是球,也不是篮框,而是代码。”

荷兰市场研究公司Newzoo对全球16个国家进行了调研,并于近日发布报告称,今年,人们对电竞游戏的认知度从去年的53.7%上升到了65.7%。预计到今年年底,全球将有超过10亿人了解电子竞技的概念。

“媒体对电竞运动爆发式增长的报道,游戏发行商的加大投入,以及大量新联盟和赛事的涌现,让全球电竞市场的增长速度超出了预期。”Newzoo在报告中写道。

电竞运动甚至可能成为奥运会的正式项目。据俄罗斯网站“game2day”报道,总部位于韩国的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将于今年8月前向国际奥委会提交申请奥运项目所需的材料。根据工作流程,国际奥委会将在12月进行审议。若审议通过,电竞项目便会出现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

专注于电子游戏领域的美国市场研究公司SuperData最近发布报告称,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电子游戏玩家,以及数字媒体的快速发展,今年全球电竞运动的市场规模将达9.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9.54亿元)。

此外,SuperData分析师斯蒂芬妮·拉马斯(StephanieLlamas)在去年10月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时预测,全球电竞市场将从当年的7.4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9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3亿元)。增长将主要来自美国和欧洲市场。

《财富》杂志称,亚洲电竞市场2015年的年收入为3.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亿元),排名第一;其次是北美,为2.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6亿元),其中美国占96%;欧洲第三,为1.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25亿元);其他地区的收入为29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9亿元)。

“亚洲电竞市场依然在增长,不过已经接近饱和,”拉马斯说,“随着‘Twitch’(游戏视频网站)和‘YouTube’等主流渠道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可以预见,这项运动在西方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有市场就会有供应。电竞运动的火爆除了让“Twitch”等游戏视频网站忙得不亦乐乎外,也成功吸引了传统的电视直播机构,比如在电竞运动发达的韩国,有3家专门播放电竞节目的电视台,总部位于德国科隆的电竞联盟ESL甚至在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开通了一个全天候的电竞频道。

Newzoo预计,全球现阶段经常观看电竞赛事的观众人数约为1.48亿,如果算上偶尔观看的观众,这一数字将达到2.92亿。

如此“吸睛”的运动自然孕育出无数商机。为了帮助各个品牌利用该领域的广告机会开拓市场,Machinima公司推出了电竞广告代理服务。5月13日,投资方包括华纳兄弟和谷歌等知名大公司的Machinima宣布,旗下的Mach-1电竞广告代理公司将运用内部分析法,帮助各品牌开发电竞领域。这项业务将不局限于Machinima的“势力范围”,而会覆盖所有的电竞活动。格特斯坦向CNBC表示,电竞赛事远比传统体育赛事频繁,因此会让各个品牌有更多的曝光机会。他没有透露Mach-1的客户名单,只是说,目前有将近10家公司在使用Mach-1的服务。

今年2月,Machinima还与总部位于加州伯班克的CW电视台合作,于黄金时段在该台播放电竞节目。值得一提的是,同Machinima一样,CW电视台的投资方也包括华纳兄弟。除了CW电视台,美国还有许多电视台增加了电竞节目,其中包括与美国老牌演艺经纪公司“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公司”合作的特纳电视台,以及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

2015年,加拿大娱乐软件协会发布了关于电子游戏的报告,称玩家的平均年龄为36岁,56%是男性,但18岁及以上的女性所占比例要大于18岁以下的男性比例。SuperData的报告则显示,电竞迷的平均家庭年收入为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9.7万元)。

“我们对电子竞技核心消费者的最低设想是,其中有相当比例的人从事全职工作,有很强的购买力,”施皮格尔曼说,“而不是整天宅在家里玩游戏的‘啃老族’。”

媒介传播机构Mindshare的总经理约书亚·施皮格尔曼(JoshuaSpiegelman)表示,对各家品牌来说,电竞运动为广告投放提供了良机,因为它的观众多为“Z世代”(1996年及之后出生的人)以及“千禧一代”(1984年至1995年出生),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千禧一代”已为人父母。这些玩家不看或只是偶尔看电视,各品牌若仍向电视投放广告,很难收到效果。

施皮格尔曼补充道,虽然此前在电竞节目上做广告的多为科技与电子品牌,但如今已有汽车和快消品牌找上门来。广告费也比传统体育节目便宜。

在拉马斯看来,传统的电视直播机构试水电竞将使这项运动日渐普及。不过她也表示,很难预测电竞运动在广告和赞助收入方面是否、何时会达到传统体育项目的水平。

“电竞运动此前被丑化,人们认为游手好闲的人才做这个。因此在主流电视台播放电竞节目,会使观众及广告商改变对它的印象。”拉马斯说,“但在电视上播放将增加电竞运动的收入,因为全国性电视台转播传统体育赛事获得的广告费通常达数十亿美元。”

施皮格尔曼说,被丑化使电竞运动不太为社会主流所了解,一些品牌对是否该在这一平台投放广告犹豫不决。

“很多品牌有顾虑,因为它们很难理解这项运动,”施皮格尔曼说,“不管是篮球、足球、音乐还是时装,市场营销人员总能抓住其中的看点。可是对于电竞运动,很多品牌的通常反应是,‘等等,你说什么?数百万人坐在那里看别人玩游戏?’但有趣的地方恰恰在这里,这就好比上世纪80年代,人们围在一起看别人玩《街头霸王》系列游戏。这就是数码科技的魅力,它可以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将一种行为放大。”

即便曾被丑化,电竞运动巨大的发展前景仍吸引着来自方方面面的资金。美国《福布斯》杂志称,NBA达拉斯小牛队老板马克·库班(MarkCuban)去年投资了电竞博彩平台Unikrn;NBA球队密尔沃基雄鹿队的老板马克·拉斯里(MarcLasry),则与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老板罗伯特·卡夫(RobertKraft)一起,投资了电竞赛事CuratorSkillz。此外,曾与科比·布莱恩特(KobeBryant)一起联手拿过NBA总冠军的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ONeal)、里克·福克斯(RickFox),也投资了电竞战队。

“这些名人开始聚焦电竞领域,他们认为这个领域很酷,接着就把钱砸了进来。”圈内知名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HaiLam说。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像HaiLam这种顶级电竞职业选手可拿到七位数的年收入。

“现在养选手的成本已经翻倍,每过6个月就会大幅上涨。”洛杉矶Liquid战队的共同所有人史蒂夫·阿兰塞特(SteveArhancet)透露。有些年轻的职业选手才17岁,可为了赚钱,父母让他们将高中课程暂时放到一边。

由于选手的收入与战绩直接挂钩,同传统体育项目一样,电子竞技也出现了越来越多通过药物提高成绩的情况。“福布斯”新闻网称,有些选手被查明使用了安非他命,及其他精神兴奋类药物,为的是在游戏中长时间保持精力充沛,并提高反应速度。

“既然比赛能带来金钱和声望,这样的现象就不可避免,选手们会做任何能让他们保持好状态的事。”阿兰塞特说,“业内正在讨论出台禁药名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